济世农神 第489章 鹬蚌相争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好书推荐:
周元朗面前的长剑黑芒闪烁。

不一会儿,那些黑芒竟然开始蠕动起来。

在众人的惊讶之中,从黑芒中竟然生出了六把一模一样的黑色长剑。

陆凡的眼神立时变得凝重起来,心中的不安情绪更盛之前。

可是,受那些黑芒的保护,陆凡根本杀不了周元朗,只得眼睁睁地看着那六把长剑一一出现。

这七把长剑摆成了一个玄奥的剑阵,剑尖部位全都朝向陆凡。

陆凡的心中顿时涌起了一股危机之感。

他连忙朝马德与小红使了个眼神。

二者当即会意,身形一动,便进入石珠空间内。

这七把剑能让他心中产生危机,说明它们的实力一定很强。

陆凡不敢大意,修为急速运转,警惕地盯着它们,同时,慢慢地朝洞口处移去。

马德与小红的举动都被周元朗看在眼里,不过,他并没有感到任何的惊讶。

他当时就猜到,陆凡的身上一定有乾坤袋这类东西。

在他看来,只要杀了陆凡,马德与小红自然逃不出他的手心。

“小子,现在才想逃,已经太迟了!

我这道剑阵当年可是斩杀过先天境的强者,凭你这等微弱的实力,根本不可能从它的面前逃走,更不可能再有活命的机会!”

周元朗站在原地,满脸不屑地看着陆凡,“时候不早了,让我送你上路吧!”

他右手掐决,朝着剑阵狠狠一指。

“去!”

七把长剑微微一颤,瞬间便消失在原处。

陆凡的眼瞳猛然一缩,身形毫不迟疑地向后疾退。

可是,他才刚退后了一步,那七把长剑突然就出现在他四周,并以极快的速度朝他刺来。

它们快若闪电,劲道十足,而且,角度刁钻,全都朝他周身上下的致命要害部位狠狠扎来。

陆凡的脸色瞬间变得煞白无比,一时之间愣在当场不知所措。

周元朗得意极了,嘴角高高扬起,眼中寒芒闪烁。

“将他乱剑刺死!”

他面色狰狞地吼道。

七把长剑顿时化作七道黑影,毫不费力地洞穿了陆凡的身体。

“呯!”

下一刻,陆凡的身体居然诡异地爆炸开来,化作无数淡青色的光点,消失在原地。

“幻身术?……土遁术?”周元朗顿时一愣,随即,不可思议地尖叫道。

原本无比得意的脸色瞬间变得狰狞起来,“真是个狡猾的小子!……不过,仅凭这两种手段,还远远救不了你的命!”

紧接着,他伸手朝半空中的七把长剑一指,“去!追上他,杀了他!”

那七把长剑的剑身上突然冒出了七道无比痛苦的面孔。

他们似乎在挣扎着,并不想朝外追去。

“你们竟然敢不听命令?找死!……若是再不追去,那我便以家主之名,让你们全都魂飞魄散!”周元朗怒喝道。

还未等七把长剑有所反应,他的身后却突然传来了一道阴冷的声音。

“别催了,是本君不允许他们追出去的!”

周元朗面色一变,急忙转过身去。

他想不明白到底是什么人,竟然可以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他身后?

当他看清面前的情况时,眼神再次一变。

没想到,跟他说话的居然是一条拇指般大小的舍鱼。

周元朗面色变幻了一下,当即就想到了答案:“又是你这个贱人,刚才你变成一条龙,那是我一时失察,才会上你的当。

此刻,你的主人都已经跑路了,而你居然还敢留在这里,真是不知死活!……既然你喜欢当舍鱼,那就让我剖开你的肚子,看看是否有内丹?”

说完后,他伸手一招,那七把长剑瞬间又合并成一把。

他执着长剑,满脸恶毒地走向那条舍鱼。

“大胆,你竟然敢骂本君是贱人?难道你就不怕本君灭了你们全族?”

那条舍鱼抬着脑袋,一双小眼阴冷无比地瞪着他。

若是仔细观察,便可以发现,它的小眼中居然涌动着七彩之色。

“哟呵!马德,你一个小小的玄阶垃圾,也敢称自已为‘本君’?你可真是够狂妄的。……你放心,等我剖开你的肚子后,便马上去干掉你的主人,你们二人很快就可以在地狱中相会了!”

周元朗想要尽快追上陆凡,便不再给舍鱼任何机会。

他直接伸手抓起舍鱼,指甲轻轻一划。

手中的舍鱼便被他开膛破肚了。

一颗泛着七彩之色的内丹顿时显露在他的眼前。

“还真有内丹,没想到他的幻术竟然到了这等地步!不过,最终还不是照样死在我的手上!……咦!它的内丹怎么是七彩之色?”

周元朗有些懵逼。

这种七彩之色他似乎有些熟悉,可一时之间,又想不起来。

突然!

他的脑海中炸开了一道怒吼之声。

“姓周的,你竟然敢剖开本君的肚子?你死定了,你全族都死定了,还有在那石壁之内的数百个灵魂体也都死定了,本君定要将你们打入十八层地狱,让你们永不翻身!”

这道怒吼声中,杀气十足,戾气涛天,惊得他心神俱颤,面如土色。

“你……你到底是谁?”

他终于明白过来了,那条舍鱼并不是马德所化,而是另有其人。

而且,此人一定也是个隐世强者。

因为马德是绝对不可能知道,山洞石壁内的事情。

“就凭你还不配知道本君是谁?……你只需要知道,那个叫陆凡的小家伙若是掉了一根毛,那你们周家的所有人,所有灵魂体全都要死!”

戾气十足的言语落下后,他手中的舍鱼尸体以及七彩之色的内丹,突然化作了一道七彩之色的水汽,涌向山洞的深处。

周元朗瞪着惊恐的眼神,愣在当场。

片刻后,他神色陡然一变。

“七彩之色,难道是无垠海深处的那道存在?”

想到这里,他的面色更加惨白起来,艰难地吞咽了一口唾沫后,急忙朝洞外走去。

此刻,他再也不敢打陆凡的主意,更不敢再去想那道应龙之魂。

龙魂虽好,但是也不比过他的性命重要。

蛮鼓经过十万年才响了九次,这才让他重新来到这个世上,他可不想就这么稀里糊涂地再次死去。

山洞内就剩下他一个人,严公子也趁乱逃走了。

“姓严的,没经过我同意,你竟然敢私自逃走,简直是找死!陆凡我不能杀,那就只能杀你来泄恨了!”

他眼中寒芒一闪,整个人顿时消失在原地。

距离洞口一百多米处。

严公子满脸惊恐地朝外狂奔着。

这次的玄音洞之行,是他从懂事以来,所经历过的最危险的一次。

原以为自已的修为是最强的,那道应龙之魂非他莫属了,可没想到,那两个最不起眼的家伙竟然是扮猪吃老虎的货,一个比一个的实力还要恐怖。

一个是贱民,另一个连续四年都无法让石鼓产生振动,就这样的垃圾,居然是两个深藏不露的高手!

这让他大开了眼界。

“你们给本公子等着,等我回去后,将这里的消息告诉给大哥,让他带着神剑过来,将你们全都杀光,应龙之魂照样是本公子的!”他满脸狰狞地狠狠道。

可就在这时,一道阴寒无比的声音突然在他前方响起。

“你的想法很不错,只可惜,你的运气太差了,逃了这么久,竟然只逃到这里!”

“周……周元朗!”眼前的身影让严公子吓了一大跳。

眼瞳中更是流露出绝望的神情。

“你……你不能杀我,我可是神剑宗的人,神剑宗的大长老是我爹!”严公子急忙道。

“原来你是严陀子的儿子。如此,我就更不能让你活着回去了!”周元朗一把卡住他的脖子,“无论是应龙之魂,还是我的身份,都不能让外人知道。”

“前……前辈,我……我发誓,绝不会将此地的事情泄露……出去!”严公子吓得面如土色,身体哆嗦着求饶道。

同时,裤管处流下了两道黄浊的液体。

“此话当真,你绝不将此事泄露出去?”周元朗面色变幻了一下,竟然松开了手。

“千真万确……!”严公子心中一喜,急忙道。

可没想到,他话还未说完,一道黑光突然闪过。

严公子的身体顿时被劈成了两半。

就在这时,他脖子上的玉佩突然微微一闪。

紧接着,一道虚幻的身影出现在他尸体的上方。

这道身影是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。

他面色阴沉,一双眼睛寒光四射。

老者紧闭着嘴巴,并未发出任何声音,但是,他那双眼睛却朝四周扫了两遍,似乎要将这里的情况全都牢牢记下。

同一时间,他也看到了前方不远处的一道身影。

那是一名长得眉清目秀,身着妖兽皮衣的少年,只不过,这名少年的面色带着阴邪的气息,眼瞳更是漆黑一团。

大约三、四个呼吸后,老者虚幻的身影再次闪了闪,便消失了。

前方的少年身形一抖。

“呯”的一声,便化作周元朗的样子。

“陆凡,虽然我不能杀你,但是,我却可以借神剑宗之手,来杀你!……谅你们也想不到,我也会‘幻身术’,哈哈哈!”他满脸阴险地大笑起来。

随即,他又将目光转向西边。

“等神剑宗的人干掉陆凡之后,西边那位存在一定会大发雷霆,神剑宗也就覆灭在即了,我周家的机会也就来了!”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