姻缘迟迟归 第468章 何时暖霍成泽番外5(大结局)

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好书推荐:
何时暖说的家便是她父母和哥哥的墓园。

那个时候霍成泽找人把这里修缮了一番,不似多年前那般杂草丛生,虽然是数九寒天,但上面除了覆盖一层薄薄的白雪之外其他并无任何的杂物。

何时暖把带来的酒和果品糖果拿出来,爸爸当年爱喝酒,喝多了就会把她驮在肩膀上撒欢儿地转圈,后面妈妈则担心摔到孩子,亦步亦趋的张开手臂接着。哥哥则是喜欢糖果,那个年代糖果很是难得,好不容易得到一颗,比她大了两岁的哥哥就会剥开填进她的嘴里,然后一个劲儿地问她甜不甜,好不好吃。

好吃呀哥哥,我这一生,再没吃过那么好吃的糖果了。

霍成泽蹲在一旁一言不发地帮她摆开碟子,看着她眼里蓄满眼泪的时候,他找出帕子给她擦了擦,依旧没说什么。

何时暖这一回说了很多话,其实都是生活的琐事,没什么新鲜的。包括这次来到这里,也是她在晚上睡觉的时候突然做了一个梦,梦醒时分觉得胸口透不过气,这才想着来看看。

她现在的生活真的是无可挑剔了,按照流行的说法,就是什么人生赢家。

早些年她在人生的赌局当中输的一败涂地,好在她没有放弃,被打垮了,那就再站起来。她不是赌徒,她只是不甘心,不甘心轻易地被命运踩在脚下。

过往的一切如云烟一般,现在偶尔想起来也只是失笑。

但是人活着嘛,总是要有那么一股劲儿吧,哪怕是走到了一个死角,抬头看看,说不定也能瞧见一堵矮墙。

“爸妈,哥,我现在真的过的很好,也想让你们知道我过的很好。昨天晚上我梦到你们了,梦到了我们还坐在天井里一起吃饭,天儿很热,吃完饭之后爸爸就抱出一个大西瓜,最甜的瓤留给我。瓜特别甜,真的特别甜……”

……

回去的路上,何时暖的手一直被人牵着,她浑身的温度偏低,但是男人的手宽厚又温热,经由掌心传来的温度一路向上,竟然也驱散了她身上的些许寒意。

他们是开车过来的,乡间的小路有些不平整,车子也有些颠簸,霍成泽只得放慢车速。

直到车子驶离村落,驶向县城,今天一直沉默着的他才开口说了句:“你家人的案子去年已经判了,死刑,年底就给枪决了。”

这件事何时暖也知道,当初害得她家破人亡的那个纵火犯,其实她也认识,是她父亲多年前的好兄弟,因为分地的事闹的不可开交,两家因此就断了交情。

可那人心怀怨愤,总想着找个机会好好教训对方。其实他也没想着把一家给烧死,只是看着火势慢慢起来,他也害怕,磕磕绊绊地逃回了家。

这一逃,就是将近二十年的时间。

何时暖已经说不上到底恨不恨那个人了,所有的痛苦都没有办法弥补,所有的遗憾都没办法重来。

不过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,当人心生恶念做出恶事的那一瞬间开始,一切的恶果都将会由自己承担。

无论是法律的严惩,抑或是半生的恐惧折磨。

正义偶尔迟到,但总会到来。

何时暖想,曾经她以为昏暗无比的这个世界,已经愈发地澄明起来。

……

日子这样平静又祥和地过去了五年,Sofia已经从美国的学校毕业,回到了南城,投身于她喜欢的新闻行业。

而Angela呢,慢慢也出落成了亭亭玉立的少女,因为长得漂亮学习又好,班里好多男生都很喜欢她,她便时常在电话里跟妈妈抱怨,要怎么摆脱那些讨厌的男生啊。

何时暖闻言就笑问她:“为什么觉得他们讨厌?”

“他们长得丑啊!跟爸爸一比,真的是差远了!”

为此,何时暖在私下里没少数落霍成泽,说他把女儿的审美标准拉得这么高,以后什么人能入得了她的眼啊!

只是转头她又去教育宝贝女儿,说男人的皮相不重要,关键是人品性格。

Angela听完则反问她:“妈妈,那你是喜欢爸爸的长相,还是人品性格啊?”

何时暖:“……妈妈都喜欢!”

家里最小的小家伙现在已经整天出去疯跑了,跟肖若晴家的小豆丁也成了好兄弟,碰到一块的时候头碰头玩得不亦乐乎。

肖若晴开始的时候还觉得挺好的,只是时间长了愈发觉得有些不对劲。

终于有一天,她趴在何时暖的肩膀上,表情语气都很复杂地说道:“时暖,我觉得现在咱们两家成为亲家,也不是不可能啊。”

何时暖还是反应了一会儿才明白她的意思,接着就是脸涨得通红,半天说不出话。

等两家的男人也知道这层意思之后,两个人不约而同地都气疯了。

秦钦:“肖若晴,你以后能不能少看那些乱七八糟的小说!!!”

霍成泽:“以后不许再带我儿子去找秦家那个小子!!!”

对此,何时暖跟肖若晴还是淡定的,本来嘛,那就是属于两个宝妈之间无聊的yy,想要实现根本就是无稽之谈。

要是想真正成为亲家,那就只剩下另外一条路可以走了。

当晚,秦钦发现原本只负责躺着享受的老婆突然格外主动起来,吓得他差点从床上滚下去。

而霍成泽显然是淡定多了,何时暖涨红着脸去解他的睡衣带子时,他一把抓住她的手,震得何时暖的膝盖差点软了。

“做什么?”他清淡着语气问她。

何时暖咽了咽口水:“老公……”

“嗯。”他轻应了声。

“那个……”

霍成泽继续耐心听她说下去。

犹豫良久何时暖到底还是把心一横,闭着眼睛张口吼了句:“我们再生一个吧!那天肖若晴嘲笑我,说我生不了。呜呜,我们凭什么生不了,是我身体不好还是你能力不行啊?!”

最终事实证明,她身体不错,霍老板的能力也挺好。

……

何时暖跟肖若晴几乎是同时怀了孕,两个怀孕的女人在一块说话通常是没什么道理可讲的。

有时候两个人比比谁的肚子更大,有的时候则是争论到底谁怀的是闺女。

以前两个好闺蜜都没什么太强的好胜心,这一次却是破天荒地卯上了,偶尔争得面红耳赤,回到家之后把自己男人撒气修理了一顿,第二天照样约着一块出去,再接着比。

何时暖的预产期比肖若晴晚了几天,只不过有碍于上一次的阴影,霍成泽早早地把她送到了保健医院,就跟肖若晴住隔壁。

等待孩子降临的这几天何时暖跟肖若晴都很平静,也许是因为有了一次经验,也许是身边的人的陪护让她们分外安心,总之两个人相继被推入产房的时候,一边跟着的男人们脸色都白了,她们倒是还闲适得很。

待到“卸货”完毕,被推出产房碰头的时候,先是肖若晴虚弱又得意地说了句:“说了你还不相信,等着你儿子叫我岳母吧。”

何时暖闻言努力扯了扯嘴角,脸色憔悴语气却不遑多让:“好巧,我也想这么说来着。”

霍成泽跟秦钦站在一边脸都快绿了,我的姑奶奶诶,都什么时候了,咱能别这个时候比了吗?

……

两家人最终得偿所愿,都高兴得不得了。

何时暖尤其高兴,许久以前她以为自己一生都跟子孙无缘,谁知道在人生柳暗花明的同时,这样的遗憾也最终被抹平了。

夏日的夜有些微风,何时暖坐在露台的长椅上,靠在身旁男人宽厚的肩膀上,虽然有点热,但是怎么也不愿意移开一点儿。

霍成泽也伸手拦住她的肩膀。距离小女儿出生已经过去三个多月,他仍旧觉得不可思议,怎么生活里又多出了一个小不点儿呢?跟他血脉相连,纠缠毕生。

他跟何时暖一样,曾以为未来等待着自己的只有空有其表的奢华人生,不曾有人进驻他的生命,也不曾有过任何停留。

只是现在他透过窗户看进去,房间里的小摇床前整整齐齐坐着三个儿女,一切美的就像是一幅画一样。

何时暖一直没说话,这个时候突然抓住他的手指,在他的掌心轻轻吻了一下。

“老公,你知道吗?”她说。

霍成泽侧头亲了一下她的头发,又应了一声,表示自己在听。

“我发现自从认识你之后,我的运气开始变得很好很好了。”简直不能再好。

霍成泽闻言顿了会儿,接着又吻向她的发,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低道:“我也是。”

……

不曾遇见你的生命,我以为只剩下踽踽独行。

一处拐角出现的你,犹如一抹亮光,最终改变了我整个人生的轨迹。

——何时暖霍成泽番外完——

——全文完——
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